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站 > 网上逛街 > IT 正文
人工智能:颠覆性创新还是文明终结者?
来源:人民网          作者:
 

  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全球最炫酷的机器人产品、最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闪亮登场。人工智能已成为当代全球最火爆的高科技领域。

  与此同时,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越了人类自身的进化速度,这也引起了诸多学者的警惕。人类的职业是否会被机器代替?机器会不会反过来操控人类?控制人类居住的星球,并最终将人类淘汰出局?

  带着这些问题,新华网科技频道记者独家专访了天津大学医学工程与转化医学研究院院长、天津神经工程国际联合研究中心主任明东。

  不断学习、创新才能不被机器人取代

  “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之间不存在简单的替代关系,应该说人工智能是人脑智能的扩展、延伸和补充,人工智能应该与人类智能协同配合,通过人机智能融合来共同提高社会生产效率。”——明东

  近年来,无人驾驶、智能医疗、聊天机器人、工业机器人、阿尔法狗等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不断推陈出新,代表了人工智能应用研究长足的进步。但这是否也意味着,越来越多原本需要人类完成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取代呢?

  对此明东介绍,目前,在工业生产或生活领域逐渐替代人工的主要是机器人技术。其中,智能机器人是一种具有高层次人工智能的自动化机器。事实上,智能机器人是集人工智能技术于一身的机器,具备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等功能的各种内外信息传感器,以及如同人体筋骨肉的各种能作用于周围环境的效应器,使它们的手、脚、眼鼻口、触角等能够动起来。更重要的是,智能机器人有很发达的“大脑”。在智能机器人脑中起作用的是中央计算机,能够理解人类语言、分析出现情况、安排行为且具有自适应能力。

  “智能机器人是集人工智能技术于一身的机器,是能进行自我控制的独特的‘活物’。”明东称。

  他介绍,目前人工智能可从事的工作大致有两类:一是简单重复性低智能工作,如自动装备生产线上的工作。

  另一类是需处理大量信息、不容有过失的高智商工作,如医院影像科的看片医生、公交或高铁司机乃至飞行员等岗位,一旦出错就可能造成不良后果或重大灾害。

  “但这两类职业都不可完全脱离人的智能管理作用,尤其在人工智能无法完全胜任的关键工作环节,仍需人为高智商干预。”明东强调。

  而对于需要创造性智慧的职业,如高等教育的教学与科研,目前尚无迹象显示有人工智能机器人欲取代人类。

  可以预见,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高度发展,那些无需很高教育背景、专业知识、岗位职责界限清晰的职业被智能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性较大;而只有在高学历教育背景培育下不断努力学习、更新知识结构、不断创新的职业才不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因为正是他们在不断促进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正因如此,人类才能进入更高文明的智能社会。

  任何新兴技术都有可能是双刃剑

  “一旦毫无情感的智能机器被用于战场、或被不法分子掌握,将给人类带来灾难。这是人类当前应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问题,须及早达成全球共识、提前防范。应通过因势利导、合理利用,让人工智能更多地为人类社会发展谋福利,同时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并共同遵守,防止技术被不法分子利用,使之造福人类而无祸害。”——明东

  今年4月,著名英国物理学家史蒂芬·威廉·霍金在北京举办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做视频演讲时指出,人工智能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者。“人工智能崛起要么是人类最好的事,要么就是最糟糕的事。人类需警惕人工智能发展的威胁。因为人工智能一旦脱离束缚,以不断加速的状态重新设计自身,人类由于受到漫长的生物进化限制,将无法与之竞争。”霍金警告。

  曾经的科幻已成为了现实,然而人工智能是否会像霍金警告的那样,摆脱人类的控制,并给人类造成灾难呢?明东对此进行了层层剖析。

  他指出,人工智能的本质是对人类思维信息过程的模拟。现代电子计算机的产生与发展便是对人脑思维信息过程与功能的模拟及创新,“师从人类而某些功能又高于人类。前不久,机器人阿尔法狗大胜全球围棋名段高手即为一例。”他称。

  人工智能已在机器视觉、指纹识别、人脸识别、视网膜识别、虹膜识别、掌纹识别、专家系统、自动规划、智能搜索、定理证明、博弈、自动程序设计、智能控制、机器人学、语言和图像理解、遗传编程等诸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尤其是在自然科学研究中发挥的作用令人类望尘莫及,这有助于人类自身智能发展的突破。

  与此同时,人工智能也对人类社会生活、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等方面带来巨大且深刻的影响,甚至能引发安全问题。有学者认为,让计算机拥有智商很危险,它可能会反抗人类。另一方面,伴随着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的发展,人类迟早不得不面对人工智能可能触及社会伦理底线的敏感难题。“人工智能发展前景广阔,同时,它又模糊了物理现实与主观感受的心理界限,衍生出错综复杂的伦理、法律和安全问题,需要及早预防、提前布局,审慎应对、避免冲突,免得措手不及。”明东指出。

  他认为,人工智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达到或超越人脑的水平,风险尚处于可控的范围。将来更大的可能是人工智能与人脑智能有机融为一体,成为新一代的赛博人(Cyberman,人机复合),人工智能将成为未来人类自身密不可分的有益智产而非伤身资材。

  未来人工智能将发展出全新的智能形态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科技轮转,来解人忧。劳心则肥,劳力则瘦。人智安在,机智何有。意动若可感,交互通接口。吾将传所思,达所谋,使之心想事成,役物使就,自然人工合一,生机重构。”——明东

  人工智能已成为全球增长最为迅速的热门产业之一。不过,我国人工智能产业仍处于小、散、弱的状态,高端产业低端化、低端产品产能过剩现象逐步显现,在研发方面也存在不少需要解决的难题。

  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特别指出,我国人工智能未来以类脑智能、混合智能、协同智能、群体智能等前沿技术为重点发展方向。

  展望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未来,明东认为,人工智能将是以类脑技术、脑科学技术、脑机智能融合技术为核心,从微观到宏观、从结构到功能全面模拟和融合生物智能的全新智能形态。

  其中,类脑智能致力于采用硬件和软件技术模拟人脑的工作原理以实现人类水平的智能系统,构建更高效能的人工神经网络模型,开发全新的神经形态芯片、类脑计算机、神经机器人及类脑智能机器人。

  而混合智能则着力于融合生物智能与人工智能,最终实现借助人工智能突破生物智能的局限,发展出兼有生物智能与人工智能优势互补的新型智能形态。

编辑:左远红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