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条红裙子——朱 凌
来源: 黑河晚刊           作者:
 

  那年我正在读初二,班上有几个女生都穿着那种背带式的红连衣裙,配上白色的衬衣,在我看来这样的穿着,实在是太漂亮了。我多么希望自己也有这样的一条红裙子,可是当我得知一条裙子要二十块钱时,失望到了极点,因为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只有二十多块钱。

  我对母亲提及了这条裙子,母亲漫不经心地说:“这裙子又不是学习上的必需品,穿不穿都无所谓。”母亲的话已经言明,裙子是不会给我买的,况且这裙子还这么贵,即使是穿在了身上又能怎样。

  话虽如此,可那时的我,正值年少爱美的时候。看着别的同学穿得漂漂亮亮,要说心里没有想法那是假的。有几回我去同学家,就是想试穿这条红裙子,当裙子穿上时,她说:“你穿起来真漂亮,真的,让你妈给你也买一条啊。”

  我轻声说:“我妈是不会给我买的,太贵了。”听我这样一说,她说:“的确,我妈说了这条裙子很贵的,让我仔细点穿。你一会儿脱的时候注意一点,别把拉链给我弄坏了。”脱下裙子,抚摸着裙子,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后来不知是哪个同学将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真喜欢那条裙子,妈妈可以买,但前提是你每天做完作业,要帮我剪线头,剪满一个月,我就给你买一条。”那时母亲常利用业余时间,将厂里未加工完的衣服拿回来剪线头,剪线头是按件算钱,母亲当时为了能够补贴点家用,便总是想方设法地接些活回来做。

  那一个月,一放学我就往家跑,飞快地将作业做完,便在灯下帮着母亲剪线头。刚开始我并不觉得剪线头有多累,相反觉得挺好玩的,可是当成百件的衣服摆在面前的时候,剪着剪着,就觉得手都不听使唤了。

  一个月终于过去了,母亲把那条红裙子买了回来,拿着裙子,我倒舍不得穿了。那是我一个月辛苦所得,我怕把裙子穿坏弄脏。母亲见我半天没动,催促说:“快试试啊,你不是一直念着这裙子吗?”

  裙子我平整地压在了枕头下面,只有到了重要的节日,我才会穿上它。当时母亲也觉得奇怪,既然喜欢,为什么不穿?她哪知道,我是舍不得穿,那用劳动换来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格外地珍贵。多年后当我对母亲提及此事时,母亲轻声说:“当时我就是想让你体会到挣钱的艰辛,让你明白,只有通过劳动取得的东西,才会去珍惜。”

  当年的那条红裙子,让我此时想起,都会心生感激,母亲让我在年少的时候,就懂得了劳动的可贵,懂得了凡事都需要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也只有通过双手去获得的东西,你穿起来才踏实,用起来才心安。

编辑: 左远红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