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于德深
来源: 黑河晚刊           作者:
 

  当晚年到来的日子,总会有些感悟,有些回望,有些留恋。

  那感悟仿佛像一棵老榆树,不再挺拔,也不再枝繁叶茂,似乎经过了无数风雨的洗涤后,树干已经有些弯曲了。弯曲的只有灵性的生命,数着流水年华,看着一片片的日历寻找无法知晓的归期。哦!是海上的一处礁石吗?苍茫中遥视着那海浪的欢欣,把寂寞投向远方!不,应该是一名老水手了,也许是最后一次的远行后返航了!在回忆的波心上,他摇了一辈子桨,数过无数次阅尽的码头,在繁星闪烁的夜晚时,他曾吟唱着张继的那首词:《风桥夜泊》,他也曾鸣响汽笛,把余光中的《乡愁》缩写为一部传奇!

  那回望该是潮汐退却后,在年轻的海滩上留下的一串串脚印。那脚印有他拉纤的号子。有他汗水滴下的影子,有他信天游般的歌儿。记不起多少个日子了,他想回到岸上的老家,让风帆驶回港湾,在老母和家人的面前叙叙海话,也好有片刻的甜美,享受下许久的温暖。然而,当他想到自己的生命之舟既然已经驶向了远方,就该与大海相伴,在海蓝中把心浓缩为一种坚守的灵魂,托起复苏的生命,在未来一个又一个日子里继续着自己的远航……他知道,终有一天自己会变得苍老,但他早就准备了鞠身的样子,即使那样他依旧让日子憧憬为一种古老,虔诚地流进大海!

  那留恋该是时光的隧道。虽然西阳夕下,也是晚霞万朵呢!一切都如释重负了,他看透了自己,也看透了世界,人生苦短还有什么值得计较和怨恨呢!活着的本身就是一种美丽,如果善良为一种厚道,更显得生命的坚挺。年轻时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到老了突然发现,世界上也许没有一个问题能得到完美的解决。这是哲学赋予我们的理性,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法则。

  晚年,就是这样,随着日月轮回,白发多了,像霜花染的一样;眼角的鱼尾纹也细了,像有明月的夜晚天空中挂着的那丝丝云絮;哦!生命已添了一道年轮,那年轮是老榆树的厚重,是叶子成熟后的果实,是老水手永远扬起的风帆,是人生中又一次的远行和起跑线……是呵,岁月有多久,不老的情怀就会有多久……

编辑: 左远红
推荐栏目